十一国庆

[不指定 2015/10/10 18:23 | by applesun ]
时间过得好快呀,十一国庆长假一眨眼的工夫就过去了。
已经连续三年的国庆节我带着多多外出去旅行了,今年虽然也想要去,可是多多一直到九月底咳嗽才好,我也就放弃带她出远门的打算了。
虽然没有安排出远门,可这个假期也不轻松,七天假也被我安排得满满的。
因为国庆春节经常带多多出去玩,好多亲戚这几年我都没去看望了。特别是舅舅和爸爸的老朋友吴大爷。
大舅已经七十多岁了,是一位退休的小学老师。小时候最喜欢去大舅家,因为他家里有好多书可以看,而且大舅还常帮我指导一下作文,找一些习题给我做,那时候我还是比较爱学习的好孩子,嘻嘻!
而大舅妈和多多奶奶又是老同事,看着多多爸爸长大的人,也正因为这个关系我们才能走到一起。
已经有两年没看看他们老人家了。老人家身体还硬朗,精神矍铄,喝喝茶聊聊天,很愉快。
大舅看到多多,就问她几年级了,要好好学习,问给她要不要找些卷子做做。多多听了,看了看没,没回答。我也不好意思驳了人家的好意,就让大舅找了。舅妈笑他一定是职业病又犯了。
大舅拿出一个大口袋,里面装满试卷。找了几张九几年的五六年级了卷子,说剩的不多了,给我们抄一份。我连忙说不用了,我拍下照片回去自己抄吧。于是拿了过来拍了照片。多多一脸苦相的小声说:“妈妈,我不想做啊!”
“先拍了回去再说吧。你看舅姥爷好容易给你找的,你现在拒绝多不好!”我悄悄地和多多说。

要放假了

[阴 2015/09/30 12:34 | by applesun ]
开学第四周了,上了两天半的课,就要迎来国庆长假了。
其实不只是孩子,我们也是常常的期盼着假期的来临。
连续着三年的国庆我都自己带着多多出去旅行几天,今年的国庆我们最终选择不出远门了。
多多爸说:“你就不能放假的时候在家陪陪我吗?”
唉!我这不是天天都在家陪着他吗?算了,满足一下老人家的愿望吧!
多多的身体也才刚见起色,确实也不太适合出远门。
假期里打算陪爸妈去看看爸爸的老朋友吴大爷,再去看看大舅,已经有两三年没去看过他老人家了,有时间回趟老家看看二舅,让多多体验一下纯粹农村生活。再有就是带着多多去郊区玩玩,多多很想去平谷的天云山,因为那里有条很长的玻璃栈道。

开学这三周半,多多在学习上仍然是信心满满,可又总是小错不断。心态乐观固然是好,但还需要端正学习态度,认真努力。多多就是不认真不努力更谈不上刻苦。听说他们班有的同学非常刻苦的,学习能到半夜。多多要有人家一半的精神就好了。
语文第二单元已经结束了,老师每个星期都会评选这周班级表现优秀的孩子以及单元学习之星,多多倒是得第一周、第三周和第二单元的学习之星。
数学学习到了第三单元小数除法,新换的这位老师没什么经验,我们给她在学而思网校报一期同步的数学课程,让多多每周安排两天听一下网课,希望能对她有所帮助。
英语这学期换成了北京版的教材,多多说觉得比人教版的难。她就是不爱背课文,单词记得倒是比较快,还得让她多听多读呀!

顽固的咳嗽

[晴 2015/09/23 09:15 | by applesun ]
一转眼开学已经第三周了。

多多八月下旬生病咳嗽,输了三天液总算是好转,想着休息几天,以一个健康的身体迎接新学期的开始。可是事与愿违,输液之后休息了两天,看她也没什么事了,就带她去游泳,结果回来之后就又开始有些咳,阅兵放假一家人去延庆野鸭湖玩又遇到大雨,回来的路上多多就咳嗽不止。第二天我带她去东城中医院挂了个专家看病,专家说多多脾胃虚寒,吃一周的中药咳嗽会好,然后再调理一下。我们就吃了一周的中药,结果一点效果也没有。只当是中药见效慢,第二周我们又去找这位专家看,专家又开了七天的药。都说医院代煎的药药效不好,这次我就把药带回家自己煎。可是多多仍然每天半夜三更就会咳醒,然后一直咳到天亮。

吃中药的这两周,多多每天都无法安睡,咳的不停,有时候好容易快天亮了迷迷糊糊的睡一会儿,六点一刻就又得起来吃药了。看着日渐消瘦的多多,我真是心疼呀!如果能以身相代那该多好!

就当我想周六再多多去看看西医时,没想到周五晚上多多竟然安安稳稳的睡了这二十来天第一个安稳觉,不知道是不是中药见效了,但我还决定去看看西医了。
周六下午我带多多去中日。医生看了多多的病例本,让她又去复查了血项,听了肺,说多多肺没事,血项也正常,但多多是过敏体质,有一些过敏性鼻炎,开了药,让先吃吃看。
这两天吃了药,觉得咳嗽好一些,至少每天晚上能睡好觉了。

应该有一年多小丫头没这么生病了,希望丫头给快快的好起来!


五年级了

[晴 2015/09/08 21:48 | by applesun ]
昨天是全市开学的日子,多多升入了五年级,开始了一个新学年的学习生活。
开学头一天,多多自己又把书包整理了一下,假期作业、老师让带的东西、笔呀橡皮呀又检查了一下。校服、红领巾准备好,开学要穿的。
开学第一天老师要求七点四十进班,我们七点半到校,多多欢快的走进了学校。看着门口新一年级的小豆包,好像看到了多多刚上一年级的样子。哈哈,真快呀,多多已经是五年级的学姐了。
新学期,学校也有些变化,校长换了,数学老师换了,唯一和往年不一样的是今年班主任居然没有换。
多多说数学老师原来是教他们科学的老师,虽然这个老师看着挺和蔼,但要求很严格。刚一见面,这位老师就把自己的要求说了一遍,还每人发了一张纸,上面写满了要求,贴在数学书上。多多说他们现在很怀念以前的数学老师张青。
其实张老师虽然看着严厉,但对教学还是很一套的,在张老师任教的两年时间里,我们都没有怎么管过多多的数学,虽然不是数二数二的,但至少老师讲的她还是能理解掌握吧,作业什么的也不用我们费心。
不过张老师今年听说调到别的学校了。
下午学校组织2-5年级的同学去北京剧院看了儿童剧《英雄王二小》,然后就放学了。
回到家多多自己包了书皮,预习了语文第一课,数学老师说先讲第二单元位置,假期里多多已经预习过了,觉得挺简单的。
希望在新的一个学年多多能继续努力,好好学习的同时把身体也锻炼好。哈哈。
加油吧,宝贝!

暑假结束了

[晴 2015/09/07 18:45 | by applesun ]
足足两个月的暑假结束了,虽然多多极不情愿,多么希望假期能再长一些,再长一些,但还是要结束的。
自从8月22日多多生病以来,开始发了一天烧,之后虽然没有再烧,但有些咳嗽,而且日益加重,晚上甚至整夜的咳嗽不停。吃药三天后我们只好带她又去了医院,医生说吃药没管用还是输液吧,于是我们开始输了三天液。还别说,输了液还真是很见效,三天输完了,多多只是偶尔咳嗽一两声。我们也没敢带多多出去瞎跑,在家里又休息了两天。
看着多多也没什么事了,想着游泳卡还有好几十次呢,就带她去游泳。晚上回来就说嗓子又点发干,之后又开始有些咳了,但不太严重,晚上还是能睡得挺好。
盛大的阅兵仪式之后,第二天就开始下雨,气温骤降,我们去了延庆野鸭湖玩,不知道是不是凉着了,回来的路上多多就开始不停的咳,在车上还吐了一次。第二天仍然小阵雨的天气,我带她去中医院看病,医生说她脾胃虚寒,先止咳,之后再调理调理。
不过多多吃了两天的中药,并没有什么效果,反而在凌晨三四点的时候会咳醒,一直到天亮,咳的我这叫一个心疼,可是也不能替她。
这两天又开学了,早上六点一刻就起床了,因为多多吃药太费劲,一般得十五分钟才能把200ML的药吃完,然后过半小时再吃早饭。
快点好吧!

这个假期感觉过得真是挺快的,也没做什么就结束了。
这个假期多多就生了两回病,七月份主是还是一些培训课,每周二次英语课、晚上有时间就去游泳、周末去画画、打球,听了两场音乐会,看了一场儿童剧,有时和多多爸去公园走走步,写写假期作业,日子也就一天天过去了。
终于盼来了八月份,我们和悠悠一家一起去邮轮度假,这也是多多盼望许的了。回来之后和阳阳约了个小会,见了回国探亲的月月。
月月是多多没上幼儿园前最好的伙伴,三岁左右全家去了加拿大,后来虽然回来过,不是我们去了外地就是她们有事,一直没能见到面。这次也是约了两回,才终于让两个已经成为传说中的小朋友见了面。开始两人还有些不太好意思,但很快就熟悉了起来,一起折纸,一起玩游戏,月月教多多说英语绕口令,多多教月月“吃葡萄不吐葡萄皮……”。
后来限行了,出门就更不方便了,好容易有个周日去了趟薰衣草园,多多还生病了,后来就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好。

多多说这个假期过得真是没什么意思,现在盼望的是过寒假,寒假去哪儿玩呢?
分页: 9/200 第一页 上页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