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多多的成长日记

[置顶] 多多的小资料

[不指定 2007/04/03 09:11 | by applesun ]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我叫多多。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平安归来-集中隔离第七天

[晴 2021/06/27 22:24 | by applesun ]
2021年6月27日,今天是隔离的第七天,也是最后一天。
今天上午医生来做面诊,测了体温,然后给我做了核酸。我问医生,我什么时候能出去,医生说等通知吧。
下午三点,电话响起,医生照例询问了体温和有无不适,然后告诉我今天晚些时候,大概六七点钟的时候核酸结果就会出来,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可以解除隔离回家了。医生让我可以先收拾一下东西。
这个消息真是太让人惊喜和意外了。
我看着读者,打发着时候,盼望着电话响起来,盼望着早点出去。
今天晚上送饭也比较晚,以前五点左右就送饭了,今天到了六点还没有,我想是不是因为要出去了,今天的晚饭就没有了呢?正准备吃点零食,门外响起熟悉的挂餐袋的声响。开门拿了晚餐,今天晚上是两个鸡胗,猪耳朵和炒豆芽。
其实这里的饭菜还是可以,算是营养丰富了。
吃了饭,我把垃圾收好,还换了一个新的垃圾袋。又把房间收拾了一下,准备回家了。
六点半左右,电话终于又响了起来,酒店通知我,核酸结果为阴性,我可以回家了。他们马上联系社区和车辆过来接我。让我先不要着急下楼,车来了再通知我下去。
这回一颗心也终于是放回肚子里了。
社区的人来的挺快,一个小时就到了,七点四十我下楼,交回了表格,签了解除隔离书,然后上车回家。
社区工作人员也挺是辛苦了,这么晚了还是接了通知第一时间联系了车过来接我。非常感谢!
八点多我到了家,老公下楼来接我,虽然才一周没有见面,却觉得好像是已经过了好久好久。
回到家,我收拾了一下东西,洗了澡,和老公说了说这几天的事情,多多也下了课,我们终于团圆了。
我把解除证明发给班主任老师,老师立即联系了学校,很快告诉我,多多不用再做核酸了,第二天就可以返校了。
真是太好了。
这几天我最担心的是多多,现在一切都回归了正轨。
经过了这次隔离事件,我更加体会到,我们只要平平安安的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发泄-集中隔离第六天

[多云 2021/06/26 21:19 | by applesun ]
昨天我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在房间里大哭了一场,之后倒是平静了许多。
也算是比多日来一直积压在心的情绪发泄出来了吧。
因为多多要参加合格考的事情,我想再咨询一下相关的政策。于是给市长热线找了电话,又给北京市疾控中心打了电话,最后给朝阳疾控打电话,结果都是像他们这种次次密接都没有相关的隔离政策,只能是各单位对防疫要求的规定而导致他们不能正常工作和学习。后来我不死心,又问了社区,得到的答案也是一样。
我当时特别的委屈,特别的无助,一下子就控制不住了感情,也不管丢不丢人,在热线电话里就失声痛哭起来,弄得人家工作人员一个劲的安慰我。
下午酒店的防疫人员打电话询问体温,我又问了一下,工作人员说查一下告诉我。
过了十分钟,医生打来电话告诉我,按规定我应该是27号做核酸,没有问题就可以出去了。但是如果27号没有排上我,就要等到28号了,反正应该是这两三天就可以出去了。
天啊,这简直峰回路转啊。
如果我月底能出去,应该就不会耽误多多参加考试了吧。
情绪发泄了,又有了这个消息,六天来我也第一次睡了个安稳觉。

今天医生来面诊的时候,我又问了一下,结果告诉我要隔离14天,什么时候能做核酸出去会有电话通知。天啊,不要让我这么大起大落的吧,我这小心脏真是吃不消啊。我今天没有等到任何通知。看来还是要等一等了。
对面有几间房下午空了出来,应该是里面的人解除了隔离。真希望我也能尽快解除,老天保佑吧!

和赵哥聊天,说起自己情绪失控的事情,赵哥也只能安慰。我这四十几年,都是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可以说没有经历过一点挫折与磨难,更没有离开过家人。这次的隔离事件也算是我人生中一次难忘的经历了,人总是在不断的经历中才能慢慢成长。

每天晚上都会和多多和多多爸视频一会儿,平时不觉得,现在真的很想他们。想念我的女儿。多多还是很自觉的,白天跟着学校的网课学习,虽然不去学校,多多还是会自觉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然后拍照发给老师。课外时间她还会再按计划复习复习,做做题。不过,多多对数学和物理还是没有太大的把握。
唉!尽力就好了!
今年高考分数线已经公布了,693分以上的100人,630以上4190人(占比10%),600分以上8015人占比19%(参考人数是42037),我以前觉得考过600分应该还可以,现在看来,600分也不容易呢。
多多,加油吧!

祸从天降-集中隔离第五天

[多云 2021/06/25 11:41 | by applesun ]
今天是我集中隔离的第五天。
是的,我现在被集中隔离了。
真是感觉到什么叫做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过了端午节,王总拉着赵总去深圳厂家谈事情,15号去,16号回。回来的时候,王总在机场的一家餐馆吃了一碗面,当时还发了一个朋友圈调侃机场的面太贵。
当时谁也没在意,觉得这是一次很正常的出差。
19号周六,早上我准备去公司开会,半路上收到通知,会议取消了。
后来赵哥又打电话给我,说是昨天深圳发现一例新冠确诊病例,而这个人就是王总吃饭的那家餐馆的服务员。于是王总成了密接者。
我当时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该干什么还在干什么。
20号周日,中午群里发了通知,王总一家已经被拉走集中隔离了。而我们在一个办公室,都成了次密接者。到了晚上除了我以外的六个同事,都已经接到电话要求集中隔离,并于当晚就拉到了酒店。
我在极度不安中度过了一晚。
因为第二天是周一,当天晚上我给多多老师汇报了这个情况,可能是太晚了,老师没看见。第二天早上才联系上。老师知道后,立即向学校做了汇报,多多是不能去学校了。老师让多多在家里上网课,学校特意给她架了网,装了摄像头。
其实我不担心多多学习,也不担心她因为这些天不去学校而考不好试,而是担心她能不能去参加考试。老师也说其实期末考试还好说,关键是还有合格考。
21号是夏至了。上午八点我接到社区的电话,通知我要去集中观察。观察日期到达7月10号。人家都是两周,怎么到我这里就变成了21周呢?而且比王总这个密接者还多两天。
我收拾了行李,防疫站的上门来给做了核酸,给了外出时的防护服,叫出门时穿上。
下午四点120来接了,我第一次做120啊。
车上还有三个人,一个大学生,一对母女,都是从深圳回来的,同航班上有一个密接,她们就成了次密接被隔离。
我隔离的酒店是大郊亭国际商务酒店,以前天天都从大郊亭这做地铁回家,现在跑到这里隔离来了。
到了酒店,先做了登记,然后从专门的通道上楼来到房间。开始给我的房间又脏又破,后来突然断电了,工作人员给我换了另一间,还算是比较干净整洁。
我就要在这里生活二十天了。
每天上午九点半左右,工作人员会到房间门口来给测体温,询问有没有不舒服。下午三点半,会再打电话询问。
每天的饭菜有菜有肉有汤有粥有水果,我是吃不了,每次都剩下不少。
这几天工作还特别多。两个老总都被隔离了,但工作不能丢下,又是开会,又是安排工作,我倒是也闲不住,也就不觉得太无聊。
我带了杂志和十字绣,杂志是没看,十字绣也只绣了几针。毕竟这里跟外面不一样,心还是不能踏实下来。
和学校老师又沟通了一下,目前学校是不能去。虽然社区说我隔离后,家里人是不用隔离的,但又没有相关的文件可以证明,学校出于安全所以不能让孩子复课。这也可以理解。至于考试,学校已经将我的情况汇报给考试院,但现在考试院还没有反馈。
如果是因为我而耽误了多多这次的合格考,我真是太对不起她了。
昨天有个同在朝阳隔离的同事说,医生通知她再等两天她就可以解除隔离了,真是太好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只用隔离七天,我们都要隔离这么久。其他人说是到8号,与王总同天解除,而我要到10号。
上午我打了市长热线、北京市防控中心、朝阳区防控中心的电话咨询,都没有明确的相关次次密接的隔离要求,朝阳防控的消息是次密接要求集中观察14天,居家健康观测7天,最后让我再问一下隔离点。
唉!隔离点还没有回复。
其实我不怕隔离,虽然多多爸也被连累的不能去班,我也不担心,就是焦虑多多的事情。
怎么办呢?谁能来帮我呢?老天爷,赐给我一些好运吧,早点解除隔离,让多多能顺利的参加考试。

端午安康

[晴 2021/06/15 19:45 | by applesun ]
一年一端午,一岁一安康。
又到了端午节,祝福亲朋好友们端午安康。

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小阳阳了,于是乎约了阳阳妈来个小聚会。阳阳妈定了汉拿山烤肉,许久未见的好朋友, 聊着天,吃着烤肉,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中午。下午两个孩子又都回去继续上网课去了。像以前那样一起出去旅行,估计要等到高考之后了。
阳阳多才多艺,学习又好,性格又好,绝对是别人家的孩子。
两个孩子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我是很喜欢阳阳,把她当作自己的女儿一样看。阳阳妈说阳阳就是我的干女儿,我这个干妈是捡了个便宜。

端午节是我的农历生日,而今年正好和小妹的生日碰上了。于是端午节中午我们定了个餐厅,一起吃了饭,即过了节,又过了生日。小妹还特意去买了蛋糕和鲜花。我也准备了一副耳钉送给小妹。

当然过节也不能放松学习,课还是得上,作业还是要写,练习还得做。
学生还真是挺辛苦的。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分页: 1/233 第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