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好了

[不指定 2006/07/05 18:51 | by ]

多多的病终于好了,这一阵日子真是不知是怎么过来的。现在终于好了,又看到多多灿烂的笑容了,又在回家时看到多多奔过来叫妈妈了。
22号多多的幼儿急疹终于出来了,烧也退了。只是精神不太好,常常烦躁不安,不爱吃东西,不爱喝水,总是无精打采的往床上一躺,叫人看了就心疼得不得了。第二天疹子出的最多了,后背、前胸、胳膊、手、腿、脚上到处都是。第三天连脚心手心也出了。姥姥不放心家里的姥爷,24号周六回了一趟家,周日就又过来了。我们不再给多多吃任何药了。
周一虽然有些舍不得多多,但还是去上班了。从这天开始多多没有再继续出疹子,之后几天身上的红点渐渐地褪下去了,精神也好了些。只是拉稀,流鼻涕,有些咳嗽。饭吃的还是少,好容易吃了些过一会儿就吐,有两次是睡着睡觉就吐了。
7月1日,又到星期六了,多多身上大部分的疹子都看不太出来,只是脸上和肚子上还隐约有一些黑色印迹。因为多多食欲不好可肚子还老大,奶奶又担心多多的肚子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加上有感冒症状,我们带她又去了儿研所,挂了特需门诊看专家。专家说没什么问题,开了一些王氏保赤丸和糖浆给多多,说肠胃不好也是出疹子的一种表现,过几天就会好的。还真别说,吃了两天大夫开的药,多多的鼻涕少多了,咳嗽也不厉害,偶尔还感觉好像嗓子有点痰。最好的是多多的食欲见好,见什么吃什么,吃什么什么香。生活变得开始有规律了。我想多多的这一“劫难”终于要过去了。
多多的精神也很好,只是生了场病变得爱哭了,特别的娇气,有一点不顺心就皱着眉咧着嘴哭。还有不知为什么一向特别爱洗澡洗脸的多多突然不爱洗了,见了澡盆就一个劲地摇头摆手,放到盆里就哭着张着手让爸爸抱出来。昨天找了个玩具小船放在水里逗她玩,才没有哭闹。
多多这一病,瘦了两斤,捏捏小胳膊小腿的肉肉明显松弛了不少。接下来的任务是要给多多补补身子了。另外还要补钙了,多多已经明显的缺钙了,囟门还比较大呢。哎!

多多生病前一天

多多生病当天中午,和姥爷一起逗鸟玩

趁着睡着了,再试试体温吧

疹子终于出来,可怜的孩子

好了的照片还没有照,等照了再传上来。

高烧

[不指定 2006/06/23 16:58 | by ]

这些天简直就是在担心中度过的-多多生病了。

说起来话长。

上周日18号父亲节,一早带多多去上亲子课,像往常一样,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上完了课,在翻斗乐玩了一会儿,便带多多回姥姥家了。今天度完蜜月的小姨和小姨夫也回家。到了家,姥姥姥爷高兴地不得了,哄着多多玩。多多也很高兴。吃午饭时多多打了两个喷嚏,流了一点清鼻涕,也没有在意。吃完了饭便哄着多多去睡觉了。一睡就是两个小时,醒来后,送小姨他们回去,我们也打算要回家了。姥姥舍不得多多走,抱着她喂她吃樱桃。姥姥忽然觉得多多身上很热,忙找来体温表试体温。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多多的体温已经39.1了,急忙收拾东西去医院。到医院时已经快六点钟了,去挂急诊,挂号处说让我们挂门诊,多多爸爸就挂了。到了专家门诊处一看,在我们前面还得有三四十个号,多多无精打采地靠在爸爸的肩上,耐着性子等着。看着多多那个样子,我的心真是揪得疼,多多姥姥去找大夫看能不能先给我们看,这时号也到我们了,大夫看了看让我们先去验血,试表,于是又是交费、排对、等。多多的体温降了一点38.5,化验结果也出来,跑去找大夫,又给多多看了看嗓子,听了听心肺,只是说嗓子有点红,血象上看是病毒引起的,没事,开了药叫回家去吃。三天如果不好再来看。

多多身体一直都不错,只是在去年十月份时得了一次感冒,那时也没觉得喂药有多难,这次却是知道了,对于那些中药口服液,多多是一口也吃不下去,只是一吃药就哭闹得厉害,好容易喂进去,又吐出来。一个晚上也没怎么吃进去。第二天19号早上四点半,多多醒来了,一试表,39.8度。怎么办,药不吃,去医院输液吧。于是打车又到医院看急诊。急诊大夫看了看说没事,回去吃药,不用输液,就打发了我们。于是就回家继续坚难的喂药。姥姥不放心多多,也赶过来照看,并揽下喂药的工作。虽然姥姥曾一手带大我和小妹,也不知给我们喂过多少次药,可到了多多这就不灵了,还是哭,还是吐。能想的方法都试了,多多拒绝吃药,甚至拒绝喝水,到了下午两点,多多体温已经上升到了40.1度。我们第三次去了医院。这次去找了一个多多表姑姑的朋友,正好是这家医院的内科医生。本不想麻烦人家的,可现在也没办法。那个大夫因为是熟人,比较耐心,检查了一下,开了两种口味好一些的药给多多吃,并开了液体输液。这还是多多第一次输液呢,我们把多多抱到治疗室,生病的孩子真多,大的小的,哭声不绝于耳。片刻就到了多多,我们把她抱进去,一放在床上多多就开始哭着挣扎,一个护士过来,用胳膊压住多多的上身,手扶着头,叫多多爸爸压着多多的腿,我从来没见过多多哭得这么厉害,再也受不了,跑到门口也痛哭起来。是我把多多带到人世上来的,却看着她遭受病痛的折磨而无能为力,我的心都碎了。还好那个扎针的护士一次成功,多多爸爸抱着多多出来在观察室找了一张床,准备把已经哭累的多多放下,可一放多多又大声地哭起来,爸爸也是不忍心,就坐在床边,一动不动地抱着多多,一抱就是一个半小时。输完了液,烧果然也退了下去,我们回到家,多多的精神还不错,不知道的看不出多多生病了。九点左右,多多体温又上来了,又是39.8度,咨询了一下老家的二哥,二哥又给介绍了一种退烧的药,勉强喂给多多,连吃带浪费,总是灌进去了一些。

第三天20号上午,我来到单位处理一些事情,中午就回到了家。姥爷也来看多多。烧还是没退,打电话给医院的大夫,于是第四次来到医院,继续输液。这次输液后体温下降不明显,回家后一个半小时,发现抱着多多就像抱着一个小火盆似的,试了试表,40。2度,大夫说才输液不到三个小时不能吃退烧药,只能采取物理降温,但可以吃瑞芝清(一种退热消炎的药)。并说多多的情况怀疑是幼儿急诊,叫我们注意观察一下。于是我给她贴上降温贴,灌了半包药。一会儿多多睡着了,奶奶、姥姥轮着坐在多多的身边看着她。多多出了一身的汗,体温也降了。可真是应了那句“祸不单行”,多多爸爸也病了,发烧,浑身没劲,还闹肚子。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还好我妈妈在。半夜一点半,我给多多试表,结果又吓了一跳,多多的体温降至了35。5度。我以为没试好,又试了一次,结果还是一样。当时的心情除了担心就是担心。如果多多真的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想我也活不了的。顾不得是不是深夜了,去给二哥打电话,听了我的讲诉,二哥告诉我说没关系的,小孩子的体温调节功能发育尚不完善,有可能出现这样的低温,注意保暖,注意观察。毕竟二哥是当地的专家级的儿科医生,听了他的话,我的心稍稍地平静了些。就这样守在多多的身边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儿。

21号天亮时,多多的体温已经开始恢复了,中午时恢复到了36。7,精神不错。只是喂药时哭闹。虽然药是拿了不少,可哪种药也没有按次按时吃。傍晚时多多的体温又有些升高,38。5,用了降温贴,没有吃退烧药。多多爸爸还是没有精神,这两天天气热,又担心多多,又不得休息,就闹病了。我没有上班,继续在家里照顾多多。大夫说烧不厉害不用去输液了。

从周日下午发现多多发烧到22号已经四天了,只是下午时还有些低热。我打算去上班了。早上起来,多多精神不是很好,总是哭,要人抱,一早多多爸爸去医院检查去了,以为是找不到爸爸不高兴。这两天除了找爸爸就是找妈妈,奶奶也不要,姥姥更不要了。现在对多多来说姥姥是个“坏人”,总是给多多灌药的“坏人”,别说是抱了,就是碰碰也不行。抱着多多睡着了,怎么也放不下,一放下就哭着要抱抱,就这样一抱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多多爸爸回来接过去。到了公司,忙得暂时没有想多多。下午四点多,给家打了个电话,多多姥姥接的,告诉我没事,可说着说着竟然哭了,我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姥姥说多多的精神不好,不玩,哭,不爱吃饭,比发烧时精神差好多,让人抱着睡觉。安慰了一下妈妈,放下电话,却怎么也无法工作下去,收拾了一下东西回家去了。到了家多多还在睡觉,脸上已经红了一大片,早上走时脸上长了好多的红点,这时显得更多了,成了一片。我担心是不是吃了一种叫新达罗的消炎药过敏,因为那药的说明上写有不良反应会出现皮疹、食欲不振等症状。忙打电话问大夫,大夫肯定地说不会过敏,观察一下她的身上是不是有红点。如果精神不好,晚上可以去找她。放下电话,多多醒了,发现多多的精神不像姥姥说的那样不振,见了妈妈很是高兴,也和妈妈玩。我掀起多多的衣服,发现多多的背上和前胸肚子上也出现了红点,爸爸又翻看了育儿书,觉得十之八九是幼儿急疹。为了确定,决定再去找一次大夫。到了医院,找到大夫,去查血,血象显示正常,大夫看了看多多身上的红点,也说是幼儿急疹,只是不太典型。不要吃鱼虾,前三天出的厉害,后三天就开始消退了。接着吃清热解毒液,每天晚上吃半片扑尔敏。

终于知道多多为什么会高烧了,原来是急疹,也放了些心。多多一病,连累了不少人。妈妈、姥姥为了多多掉了不少眼泪,爸爸着急上火发了烧,就从医院确诊回来,奶奶也病了,一个晚上吐了五回,还发烧。我们这一家子真是不知是怎么了。

多多这一病,发现多多的嘴可是真刁,大夫给开的清热解毒液口味甜,吃起来一点也不难吃,我昨天试着给她倒在水瓶里兑上水加上蜂蜜,我是吃不出来有什么不同,递给多多。多多高兴地接过来往嘴里一放吸了一口,便吐出来,递过瓶子,摆着手不肯再喝。只好把药倒掉换了些白水,多多还是担心是药,不肯喝。我拿出果汁,当着多多的面倒了些果汁,让她看着相信这次不是药了,多多才接过去喝水。哎,小小的年纪心眼还真是不少。

姥姥在家照顾了几天多多,虽然落得个“坏人”,但值得高兴的是多多会叫“姥姥”了。多多现在喜欢玩的游戏的是把东西扔到地上,让人再拾起来给她。当扔在地上的时候,我便问她“多多,谁给拣呀?”多多就抬头看看爸爸指着地上的东西说:“爸爸。”爸爸就乐呵呵地拣起来给她。有时多多就指着妈妈要妈妈拣,叫姥姥拣,叫奶奶拣。不管是谁,只要是看着多多开心高兴,自然就也跟着高兴。

经历了这几天,我深深地体会到多多对我们的重要。看着她难受,竟像是用刀刺自己的心一样的疼,看着她露出灿烂的笑容,比自己任何时候都高兴。如果可以交换,我宁愿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多多的健康快乐。

希望我的女儿早些好起来吧。

可怜的多多

照片

[不指定 2006/06/14 19:00 | by ]

搓搓小手


坐下来休息一下

快乐

天真灿烂地笑容

思考

回眸一笑



为什么总看着我,你也喜欢吃果丹皮吗?

哈哈,新娘子小姨来了,快去看看

几件事

[不指定 2006/06/14 18:13 | by ]
最近老是觉得哪不舒服似的,有些头晕,有机会还是应该去查查血,上次查血说贫血有些严重,要复查。后来有事也没再查。也许是这些天有些累的缘故。唉,岁数大了!

还是来说一说多多吧。

上周六,我们一起回姥姥家,为妹妹准备婚礼。姥爷抱着多多去市场玩,看到一双会响的小凉鞋,姥爷觉得挺好的,多多也喜欢,拿着不放手。姥爷没带钱,便抱着多多回来找我们。我们本不想给多多去买,结果多多就指着门外,啊啊地叫,还喊“买、买”,唉,去看看吧。一双粉色带小鸭子的塑料小凉鞋,一走路就响。试了试,还可以,便买了,让多多玩水时穿。后来回家后,姥爷又逗她说给她买袜子,多多只顾穿着新凉鞋玩。过了好久,多多竟然跑到姥爷身边,指着外面说“袜袜”,天啊,居然来找后帐了!

多多有一个大娃娃,有时多多不让把尿,我就把娃娃抱过来,说“妈妈把娃娃尿尿,娃娃乖,娃娃尿尿了。”多多见了,就指着一卷纸叫给娃娃擦PP,我撕下纸递给多多,多多就像模像样地给娃娃擦擦,然后又把娃娃递给我,叫我继续把。问她尿不尿,她就把头摇的像个小拨浪鼓。有时见我把娃娃了,她也会乖乖地叫我来把一把。
多多还喜欢给大娃娃做操,听着我的口令,多多做得可带劲了。有时,我抱着娃娃做,多多就跟着一起伸胳膊踢腿的。

周一,带多多去公园玩,小疯丫头撒了欢了,不让抱不坐车,就自己在地上跑来跑去。可能是玩得太累了,结果腿一软,啪叽就摔倒了,结果把脸和膝盖给挫破皮了。回家后给清水洗了一下,多多爸爸怕不干净,又用酒精给她擦,把多多疼地哇哇哭。晚上洗完操后,爸爸又要给多多擦,拿着沾了酒精的棉签站在多多面前,多多见了,灿烂地笑脸一下转阴,委屈地撇着嘴。多多立起来,往床头跑,可惜还是逃不出爸爸的手掌心,在哭声中被爸爸用酒精轻轻地又擦了一下伤口。可怜的多多。我都记不太清楚多多这是第几次挨摔了。

早上上班时,多多一看见我换衣服,就主动伸着手来我和再见。如果我要去抱抱她,完了,她就搂着脖子不肯下来了,奶声奶气地叫“妈妈,妈妈”。叫得心里舔酥酥的,真是舍不得放下她。

姥姥姥爷越来越喜欢多多,天天晚上打电话来问。多多高兴了就拿着电话叫爷爷,还给姥姥姥爷唱歌;要是不想叫,说什么也不叫,把头一扭,手一摆。姥爷在电话里听我说着,还是高兴地笑说着“这个臭丫头呀!”

祝福妹妹

[不指定 2006/06/14 16:39 | by ]

妹妹的婚礼顺利的结束了。由于妹夫的家不在北京,所以我这个当姐姐自然要多替他们张罗一些了。爸爸妈妈终于看着小女儿出嫁了,高兴是高兴,可心里却是极不舍的。

我不禁想到了自己结婚的那天,站在妈妈面前,平时经常说的一句“妈妈,我走了。”那时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妹妹出门时,我在酒店照应着没在家,但同样能感觉到妹妹的恋恋不舍。婚礼上爸爸讲了几句话,我看到爸爸妈妈眼里那闪亮地东西,看到妹夫轻轻为妹妹拭去脸上泪水。我想爸爸妈妈更多的是高兴,因为妹妹找到了一个好的归宿,一个男人将会呵护她爱她。我想妹妹也会同我一样幸福的。

婚礼那天,可是把我忙坏了。新人没到酒店时我就在那招呼客人了,仪式时老公忙着照相,我则哄着多多,多多还是不愿意跟着别人玩,没见到我们还好,一见到立即小嘴一撇委屈地往我们怀里钻,抱着不撒手。后来多多睡着了,便把她交给姨姥姥看着,我才得以脱身,准备一会儿新人要敬客人的用的烟酒糖。仪式结束,酒席开始,多多也醒了,找位子坐下来,抱着喂她吃东西,看着妹妹他们一桌一桌地敬酒,也是累得很。还好,一切顺利,大家还都算满意。哎,怎么他们结婚比我自己结婚还累呀!

一切都忙完了,客人送走了,静下来,突然觉得心里一阵阵酸楚。妹妹走了,从来不分离的姐妹,现在却分开了。其实随时都可以在一起,都可以见面,可怎么觉得就不一样了呢?两个女儿都出嫁了,爸爸妈妈会不会孤单呢?以后要经常回家去陪他们。

在这里祝愿妹妹和妹夫白头偕老,相伴到永远!

分页: 209/229 第一页 上页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