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聚会

[晴 2011/01/18 18:35 | by applesun ]
上周突然接到初中同学的电话,说是周五同学们聚会。
很突然的消息。以前也常念叨着要聚会呀,可不是这个有事就是那个有事,最后总是没了下文。
这次用同学的话说:择日不是如撞日,谁能来谁就来吧!

初中的三年生活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记忆,时至今日仍然会经常回忆起那段美好的日子。
班主任张老师是对我影响最深的一位老师。
张老师那会儿是我们的班主任,同时也是我们的语文老师。她和蔼中带着威严,传授我们知识,教育我们做人,像妈妈一样的关爱着我们这群孩子。
同学们之间也很团结很友爱,三年的学习生活,我们建立了深厚的纯真的友谊。即使是毕业多年没有联系的,见了面却仍然如同当年一样,热情、亲切、无拘无束、畅所欲言。

十几年过去了,当初那些稚嫩的、纯真的孩子们已经成家立业,为父为母,在各行各业里发挥着自己的光芒。如果老师看到了,应该也会感到很欣慰吧!

虽然毕业这么多年了,大家在一起回忆起那会儿的趣事,有欢笑、有泪水、有喜悦、有悲伤。一切一切就仿佛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每个人都记得清清楚楚,仿佛是烙印在心里……

姐弟俩

[晴 2010/12/22 18:02 | by applesun ]
一个是聪明乖巧,一个是活泼调皮;一个是温婉可人,一个是淘气倔强;一个是姐姐,一个是弟弟。

姐姐比弟弟大三岁。弟弟的小名是姐姐起的。

弟弟刚出生的时候,姐姐有点失望,她真的非常希望有一个妹妹。

但她还是很喜欢弟弟,把自己的玩具让给弟弟玩,帮着给弟弟洗澡,和弟弟做游戏,处处让着弟弟。

姐弟俩渐渐地长大了,姐姐越来越懂事了,弟弟成了姐姐的跟屁虫。

她们成了亲密的姐弟。

姐姐照顾着弟弟,哄着弟弟,给弟弟讲书上的故事;

弟弟常说自己是男子汉,要保护姐姐。

每次弟弟见了姐姐来,总是欢笑着伸着手臂跑向姐姐,拉住姐姐的手,拥抱住姐姐……

姐姐多多是我亲爱女儿,弟弟悠悠是我亲爱的小外甥。

希望姐弟俩儿能永远亲密无间,祝愿姐弟俩儿健康快乐地成长!



……

[晴 2009/12/23 23:28 | by applesun ]
一年又要结束了,真快呀!今年我是流年不利,不论工作上还是生活上,总是有不顺的事情。
公司在金融危机的影响下今年的效益不太好,特别是上半年。下半年公司贷款买了套公办室,结果四个月了货款因为各种原因迟迟下不来。
该收的款收不回来,供应商又催着要付款。真难呀!
家里也是总出事,不是这个伤了,就是那个伤了,疼我的大爷也去逝了。娘家安顿好了,自己家又成了工地的邻居,窗外不到五米就是工地,照明灯整夜地照进屋里。冬天还好,关着窗,声音还小,如果到了夏天,真是不知道怎么过了。而三十几层的大楼就要拔地而起,采光也将成为问题。
好容易有空带爸妈去体检,妈的体检结果又不好。跑了几趟医院,CT照了,加强的也做了,暂时总算是排除了肿瘤,但还是要定期观察。
如果稍微让人欣慰点的恐怕要说多多了。这一年除了年初的时候得了一次流感,烧了好几天外,倒是没怎么生病,咳嗽了两回,也很快就好了。
不过最对不住也是多多。兴趣课爸爸陪着,幼儿园爸爸接送,生病了爸爸在照顾着……
我真是不够尽责。而且有时还把工作的压力带回来,影响多多的情绪,甚至不经意间伤害了她的心灵。
就拿昨天来说,本来和多多一起玩橡皮泥挺好的。等我接了电话,知道贷款又遇到问题了,心里就莫名的烦燥,对多多的态度也差了,还挑她的毛病。
多多委屈地问我:“为什么爸爸奶奶都夸我聪明,都说我好,你老是说我不聪明呢?老生气呢?”
听了多多的话,我呆住了。在孩子的眼里,我竟成了一个坏脾气的妈妈,不夸奖她,总是说她不好的妈妈。其实我平时也没少夸她呀?不过说她也是最多的。
总之是我不应该把工作上的不顺利带给孩子,影响她的情绪。
孩子懂什么,她想要的只是快乐,只是爸爸妈妈的爱护。
唉!看来我真是要反省下了。要学会更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

沉痛的心情

[雨 2009/08/19 12:35 | by applesun ]
昨天去看了同事小卫的孩子,一想起那可爱的孩子,心里就一阵阵的难过。
那是个到今天才出生两个月的孩子,那是一个可爱的孩子,更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因为孩子被确诊为先天性胆道闭锁,而且是最严重的一种。
也就是意味着这个小生命在不久可能就会永远的离开爱他的爸爸妈妈。
刚出生时小卫从老家给我们打电话报喜,说得了一个大胖儿子,我们也都纷纷送去了祝福。但很快就得知孩子得了新生儿败血症,让全家人担心得不得了。经过治疗孩子终于好转,但更残酷的事实却等待着这个初生的小生命。孩子的黄疸非常的严重,经过检查发现肝有些问题。
于是年轻的父母抱着还没一个月的孩子回到北京,在儿研所的专家诊断下,最终确诊为先天胆道闭锁。这种病是先天发育不全造成的疾病,如何引发的尚没有科学的理论。而病情轻的可以通过手术治疗,而往往最终需要进行肝移植。除了要花费巨额的费用外,患儿据说最大的也只活到二十八岁,一般的生命也只有十几年。
小卫并没有放弃这个可怜的孩子,即使有一线的希望也要努力去试试,虽然这个家庭并不富裕。儿研所的专家建议先住院,给孩子做个病理最终确诊。小卫则一连十几天在儿研所排队等待病床。床位终于等到了,孩子终于做了病理,专家的结论却是:胆道闭锁三型,没有胆管,肝脏已经硬化,没有必要再治疗,这个孩子多则一年半载,少时两三个月。
我想这个消息对于初为人父人母的他们来说无疑是个晴天霹雳。
做完病理的第二天,也就是昨天,孩子出院回家了。
我们下午去看的孩子。很可爱、很漂亮的一个孩子,见了我们时不时冲我们笑笑,露出一个可爱的小酒窝。只是孩子比较瘦小,浑身发黄,肚子涨得圆圆的。年轻的父母告诉我们,孩子很听话,很乖,只有大小便时肚子疼会哭上一会儿,但随着病情的加重,孩子的痛苦可能会越来越多了。
多么可爱的一个小生命呀,上天却对他如此的残忍。他还没来得及享受人间的快乐,可能还不会叫一声爸爸妈妈,便要离开了,这对父母来说又是何其的残酷。
怀孕的时候总是想是男孩还是女孩,其实男女又如何,最重要是孩子的健康。
祝愿所有的孩子都能健康、快乐的长大。

灵山之旅

[多云 2009/08/04 13:40 | by applesun ]
周未公司组织去灵山旅游,我带着多多和老公一起去玩了一趟。
周五吃过饭后,多多爸爸带多多来公司找我,聚集之后,一行三十人开了七辆车从公司出发,开向灵山。
灵山是北京的“屋脊”,主峰2303米,是北京第一高峰。
经过三个半小时的路程,我们来到灵山景区,安排好了住房,大家休息,吃晚饭。这里比市区凉爽很多,也更潮湿。晚饭后,公司组织了一些游戏,夜晚的风一吹让人瑟瑟发抖。于是给多多长袖T恤外又加了一个外套,裤子也穿了两条。
游戏分了两组,胜利的那组有纪念品-美丽的彩虹伞。我们队大多数是女孩子,对那把彩虹伞向往已久,可惜最后还是输了。奖品被工程部一帮小伙子拿走了。
我们住的是农家院,还算比较干净。原本我们安排在二楼。但晚上的活动在二楼的露台,游戏后之后同事们开始飙歌。这时音响声音很大,多多有些害怕。于是换了房间到楼下。在楼上响亮的的歌声中,多多慢慢睡着了。
来灵山的路上大概有两个多小时的山路,开始有些担心多多会不会晕车,还好比较顺利,没什么不舒服的,一路兴奋地不肯睡觉。
第二天早上,九点出发去爬山。从住的地方到景区门口有一段路,多多爸爸带着多多骑了一会儿马,这是多多第一次骑马。开始死活也不肯上,上去之后觉得很好玩,后来逢人就告诉人家说她骑马了。
考虑到多多的体力,我们决定先做缆车上去,后来证明这是个明智的选择。缆车下面的这段路是整个路程中最难走的,都是台阶,有些地方还比较陡。我们坐在缆车上看到同事们正一点点往上爬,多多就大声地和他们打招呼。
坐缆车还有一个好处是可以欣赏一下山上的景色。漫山遍野的野花,粉的,黄的,紫的,白的,都叫不上名字来。白桦林一片一片的郁郁葱葱。远处的山峰被云雾缭绕,若隐若现。
分页: 5/13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